Migo___

【丹邕】花吐症 7(完)

翻了一下前面的发现时间线有点问题,我到底为什么要定三个月不是两个月...总之完结啦!

暗恋/花吐症梗/现实背景/ooc


————————————————————————————————



 

纸是包不住火的,多一张也不过就是多拖延一些时间。

邕圣祐有一些不好的预感,三月之期将至,偏偏丹尼尔有个人行程不得不离开首尔两天,这两天很难熬,他有些怕。

没有资格和立场要求对方留下来,只能寄希望于自己的身体争气一点,然而不好的预感总是会应验,方式也多少有些惨烈。

惯常的主打曲练习,惯常的瘙痒和疼痛,第一时间捂住嘴向门口走去的时候一切都还在他的控制之中,可突然的天旋地转,喉咙里冒出的浓烈的铁锈味,视野里扩散开的光斑都在预示着这一次恐怕不会有善终。

他预想过不少病症被揭穿的情形,在众人面前咳嗽吐血,脱力到晕倒这种会吓到不少人的情况无疑是下下签。失去意识前最后的记忆是在焕向他冲来时的表情,称得上惊恐,和丹尼尔发现他得病时的画面微妙地重合起来,扭曲得颇有喜剧效果。

他知道这差不多就是结束了,被救护车送进医院没有上新闻已经是万幸。至于经纪人和理事的质问,公司委婉地表达的希望他暂时退出活动的要求都差不多算是意料之中,在商言商,他个人的坚持微不足道。

没有多少不甘和失望,大约像是临上刑场前的死刑犯,漫长的缓刑期结束终于迎来面对实刑的这一天,只剩下微妙的如释重负的必然感。

 

 

痛苦来得快去得也快,按日子算应该还不到回光返照的程度,确认了成员都还在公司后邕圣祐向经纪人提出了回宿舍收拾行李的请求。

他知道自己的样子应该非常难堪,懦弱到连最后的告别都不敢做,可花吐症几乎磨光了他的勇气,他没办法再去面对成员充满背信感的眼神,再去解释所有的状况,再去寻找新的借口搪塞他们的关心。

等收拾完行李写封信吧。

他有些想回家了。

时间所剩无几,倦鸟总是要归巢,再苟延残喘下去未免太过悲惨,而落叶归根听上去是个不错的选择。

退一步说,丹尼尔快回来了,他好不容易决定离开,见到丹尼尔恐怕又会让这一切功亏一篑。

世事就是如此无常,几个小时以前他还在期望对方快些回来,几个小时以后却希望对方走得慢一些,再慢一些,放弃比他以为的容易很多,反倒显得之前的坚持颇为可笑。

但这一切都不重要了。

只是可惜两天前没有好好的告别,没有多看一眼,明明那时候已经有所预感。

 

 

希望偶尔也会出现在绝望之时。

明明想着不要再见,看到几乎是撞开房门的丹尼尔的时候邕圣祐还是控制不住内心的欢喜,而丹尼尔突如其来的拥抱更是令他始料未及。

丹尼尔抱得太用力了,用力得仿佛要把他揉进自己的身体里去。被挤压的胸腔和仍未完全停歇的咳嗽让邕圣祐没有办法说出一句话,他不知道这个拥抱代表什么,也不知道该做何反应。

 

低沉的声音响在了他的耳边,声音的主人努力想要冷静下来却还是克制不了的颤抖。

他说哥,你太残忍了。

他说我知道这些话说了也没有用,可是再不说就没有机会了。

他说哥,你到底有多爱那个人。

他说我爱你。

他说我像你爱着那个人一样地爱着你。

 

这太像一个美梦了,不,这是邕圣祐连做梦也不敢奢望的情况。

太过震惊,比起语言能力更先反应过来的是他的泪水,而他甚至没有意识到自己哭了。

随之而来的是落在脸上的杂乱无章的亲吻,丹尼尔仿佛意识到了什么。

他说哥,你不要吓我。

他说哥,你不能骗我。

 

然后邕圣祐得到了一个真正的吻,一个货真价实的吻,唇齿交缠,丹尼尔吻得太过用力,他的嘴角传来撕裂的疼痛。

可这一切都是甜蜜的。

他又开始咳嗽了。

这一次他吐出了花。

最初也是最后的,完整的,希望的花。



end.

写这个三小时一千,论坛体一小时三千...

结尾实在是不知道怎么写好,折腾了快五个小时

不知道有没有烂尾,可能会有在一起以后的小番外?

总之感谢观看,谢谢所有连载的时候点过小心心和留过言的,没有这些我是坚持不到写完的

【丹邕/论坛体/哨向】瓜瓜玩家是不是脸都被打肿了

突发奇想搞了个论坛体,瞎搞的哨向设定,私设如山

全匿名论坛,不可避免会出现:

看热闹不嫌事大的路人视角;有一双善于发现八卦的眼睛的朝阳群众视角;中二少女追星girl视角;CP饭视角;合理范围内的黑子视角 等

有既视感的话一定都是巧合

希望大家看的开心,不要在意细节

后面带一点点六金,所以还是打了tag

有人看的话或许会有续,征集一下丹邕五金的精神体种类


———————————————————————————————


标题:瓜瓜玩家是不是脸都被打肿了

0L

如题,当初说着哨兵和哨兵才是真爱的现在脸疼吗

1L

疼,但是美滋滋

2L

LZ又是哪个地方来的直哨癌,谁说过花名是瓜瓜就意味着哨哨了?向导不能瓜?向导不能有攻?

3L

不疼,并且美滋滋

4L

CP饭的春天

5L

不是说向导不能有攻吧,就是当初猜碗里有几个哨兵几个向导的时候都默认邕是哨兵,万万没想到最不可能的偏偏是真相

5L

不是猜碗里有几个吧,101时期就默认邕是哨兵了,不是还因此拉了不少票

6L

楼上别信口开河好吧,猜属性这种事情也就坛子里干干还众说纷纭,你以为投票的观众都是显微镜女孩啊

7L

出道才饭碗的不知道你们在说什么...有人科普一下吗

8L

回4L,不知道现在社会大众还有很多不能接受哨兵向导的吗,真在比赛期间公布了属性不掉票就不错了

9L

都出道了票数的事情还涛什么涛,踢走了,6L我来给你科普。

当初有一期不是有宿舍日常的花絮吗,邕的枕头边上放了一个抑制环,距离太远太糊看不出是哨兵的还是向导的,邕不是比较瓜嘛,就大部分坛里的都觉得是哨兵了(其实后来向导党也不是没有的)

10L

感谢!

11L

LS你们都重点错了吧...瓜瓜玩家从来没有搞过哨哨人设好吗?

比赛初期的时候是有的,也是那个时候坛里开始花名叫瓜瓜的,后来宿舍那期以后就再没有了。这帖子发在哨兵向导讨论区,你们都没常识的吗???

12L

所以说事实证明就算是哨向相关区还是有很多普通人的...

13L

本普通人觉得很难过,求科普

14L

别难过,没别的意思,就是说既然是哨向区还是先有一些基本常识再发帖讨论比较好啦

因为哨兵领地意识都比较重,一般两个哨兵关系再好(除非亲戚)是不会侵入对方领地的,那期不是丹躺在邕的床上吃东西吗,邕是哨兵的话丹不可能是哨兵,然后当时觉得mnet不会这么刮三居然让哨兵向导住一屋,所以丹肯定是普通人啦。

因为这个还虐走了一部分丹邕粉嗯...毕竟哨兵比较强势嘛

然而mnet真是不走寻常路

15L

亲戚也不一定愿意别的哨兵进自己领地...我家就是,我和我哥从不进对方房间的

16L

被虐走的丹邕玩家算我一个,现在很茫然,不知道要不要回坑

17L

回啊!一个哨兵一个向导这还不好磕吗!!!

18L

这么说来现在回想这两个不是非常rio吗...一个哨兵躺在一个向导床上吃东西诶

19L

所以说不管脸疼不疼,都美滋滋

20L

所以那时候就有一腿了?

21L

腿不腿不好说吧...毕竟哨向还要看匹不匹配合不合适的,关系好但是信息素不合适,纯友情的哨向关系也不是没有的

22L

简直是最佳虐梗,我爱你你爱我但是我们不合适

23L

不...对于哨向的结合信息素要求没有这么高的,顶多是匹配度低一点梳理起来没那么方便,真爱的话还是可以结婚的塔也不会阻止的啦

24L

这楼里都是cp玩家了是吗,没人辱骂ajy了吗,居然让哨向住一间

25L

大家都是塔里毕业的成年人了,有啥不能住一屋的。邕都敢把抑制环摘了扔在床头了瞎操心什么劲

26L

JDL经过训练自己选择出塔的哨向都有足够的自控能力的,抑制环也只是ZF为了安抚大众强制配发的,戴不戴其实根本没啥区别

27L

塔啊...对普通人如我来说真的是超神秘啊

28L

LS+1,虽然有的年纪大的人还有接受不了的,但对我们这种追星girl来说哨向不能更酷炫了,神秘感爆棚

29L

LS本质中二少女

30L

没什么神秘的,早十年还强制规定哨向不能从事普通职业必须分配的时候确实是和大众蛮疏离的,现在毕业都可以自己选择出塔还是留在塔里了,对于出塔的人来说这就是个不限制入学年龄只限制身份资格的两年制寄宿学校而已啦

31L

LS一听就是内部人士

32L

虽然跑题了但是30L我好奇很久了,觉醒以后是塔会找上门来吗?还是要自己去登记的?

33L

其实这些相关部门的网页上都有说啦,自己搜一搜都能搜到的

就我个人而言我是觉醒以后家里人带着马不停蹄直接去登记了的,实在是太吵闹了,头都要炸了,而且我父亲也是哨兵所有还算有经验。如果父母都是普通人的话就得自己多花点心思了,好像没去登记被发现了的话是会被塔找上门的,我有同学就是这么进来的

登记了以后会有人来给你做信息素的检测,确定了觉醒以后直接就带去塔里了

不过这个“塔”是比较宽泛的塔学院的意思,真正内部的塔我们这些刚觉醒的兔崽子是接触不到的,只有完成了两年的基础课程以后才会给你选择是否留在塔内部还是想回归原来的生活的机会啦

34L

这么说来,碗里的应该都是选择了出塔的吧?

35L

那肯定啊,不是说塔内部都是什么特工间谍这种酷炫的不行的吗,怎么可能出来当练习生参加选秀啦

36L

不要涛塔内部了,涛涛外围学校生活,畅想一下当初刚觉醒的可爱瓜瓜还是可以的,也不知道他们是不是一届

37L

没有写手大大出来搞一发双特工设定的AU吗,表面是爱豆实际是首席这种

38L

太中二了真的...真的有人写会被嘲的

39L

不会啊我就超想看的!!!!

40L

39L我看出来你就是上面那个中二少女了...

41L

真有人搞了求推,虽然不太现实但是同人文要什么现实,酷炫爽肉好吃就够了

42L

啊,想吃肉

43L

没到深夜档的点呢不要浪

44L

啊,想吃肉

45L

啊,想吃肉

46L

再这样申删了啊

47L

咳咳,回36L,目前只公开了属性,什么时候觉醒的这种算个人隐私吧,不知道以后会不会有人问

48L

其实属性也算隐私的,油麦菜居然真的公开了也是蛮神奇的

49L

第一次有瓜说碗里两个哨兵一个向导的时候不就撕得很厉害,说是侵犯隐私,现在看来估计是内部放出消息试试水的吧

50L

不明白为什么要公开,没公开的团多了去了不是都挺好的吗

51L

想营销一波热度?毕竟限时团,现在热度高最主要,成员个人想法油麦菜才不管呢

52L

不会的啦,属性这个东西还是蛮重要的,没有本人同意强行公开可以去告的好吧,而且公开的团也不少啊50L你怎么不说

53L

但是有合约在也不可能真的去告啊,还赚不赚钱了啊

54L

有合约在告公司的又不是没有过,现在涛这个干吗又涛不出个所以然

55L

好吧

56L

说起来当初那个瓜,还有人存着那栋楼不,现在看真的是不少人脸都肿成猪头了

57L

给你,链接:你碗里的哨向比远超平均值,厉害厉害

58L

三个也不知道叫什么远超xtms

59L

楼上要么没爬楼要么数体教,现在哨向和普通人比例是3:100,哨兵和向导之间又是5:1,碗一共11个人,2哨1向就是远超平均了啊

60L

你区学渣人设不崩

61L

最精髓的不是这个,是涛谁是哨兵谁是向导

62L

毕竟追星girl中二少女多,除开上面说过的邕被当做哨兵以外,另外两个名额简直是香饽饽

63L

那楼简直是成人组的战场,未成年组推瑟瑟发抖

64L

这还关年龄的事情???

65L

结果还真就有一个未成年

66L

64L都说了先恶补点哨向常识再来哨向区,虽然是个追星贴但是空降也太多了

67L

别在意别在意,不知道我们就给她们科普呗,展示我哨向区和蔼可亲的形象

68L

......有这形象?

69L

xtms

70L

还科不科普了

71L

科普科普

一般哨兵向导的觉醒时间是15-18岁,觉醒后就会被强制要求进入塔学习两年(不强制要求你自己也受不了会求着要去的),向导部分晚于18岁觉醒但至今没有出现过超过20岁的例子。能选择当爱豆肯定是已经从塔里出来的,而且还练习了一段时间,未成年组那几个要是是这种情况那真的是觉醒的非常早了,从概率上来说不太可能啦

72L

soga

73L

然而你碗致力于推翻概率论

74L

...概率论不是这么用的吧

75L

这么说的话五金真的是觉醒的很早诶

76L

那帖子里猜是五金的最少,毕竟他黑历史照片最多,就可以说是非常神奇了

77L

哪是五金最少,明明丹最少好吧

78L

丹丹委屈,明明是哨兵硬是被当了好久的普通人

79L

丹丹难过,明明是总攻硬是被当了好久的受

80L

丹丹不开心,明明丹邕是最好磕的结果粉都跑了

81L

总不总攻说不准的啊楼上上不要发散

81L

都说了没到深夜档的时间了

82L

哪跑了?你是没看同人区那边普天同庆的架势

83L

普天同庆不至于,喜闻乐见的还是蛮多的。毕竟2哨1向,都在担心万一出来的是超冷门的拆自己CP那种怎么办,现在好歹是只逆不拆

84L

五金邕不就超冷门吗...

85L

指不定过了今天就热了

86L

瓜瓜大旗不倒,五金和邕还不如和丹熟呢,朋友妻不可欺?

87L

不如说是一家三口人设不崩233 一个哨兵一个向导生出一个哨兵,口音都是跟着爸跑的,没毛病

88L

这又不是同人区,一家三口人设你不怕被五金粉撕吗233

89L

没这么BLX,都是开玩笑的又不是这点阅读理解能力都没有

90L

楼里还是瓜瓜粉多吧,五金相关的话我个人站六金

91L

六金加一票,小狼狗哨兵攻普通人年上受,啊,好磕

92L

也好虐

93L

...友尽

94L

不是特别虐啦,哨兵控制的好的话又不上战场,不需要怎么精神梳理的,再说不是有他邕哥吗,偶尔友情帮助一下

95L

终于我们的话题又说回瓜瓜了是吗?不知道楼主什么心情现在,明明是来黑的现在反而变成CP楼了

96L

所以讲没事干不要开这种黑贴,我们瓜瓜粉很大度的不和楼主计较

97L

然后楼主一气之下删帖,GG

98L

...

99L

不要啊难得哨向区盖起来了的不是撕起来的碗相关楼

100L

...我是楼主,不删


【丹邕】花吐症 6

不知道有没有写出足够的虐感

年少的欢喜,最是执着也最是疯狂


暗恋/花吐症梗/现实背景/ooc

—————————————————————————————————



邕圣祐和姜丹尼尔有了一个共同的秘密。

这是一件好事,分享秘密总是让人亲近,他不后悔向对方讨来这么一份约定。

那天丹尼尔撞破他发病后他们的对话不太顺利,但邕圣祐自认为处理得还不错,人在慌张时容易口不择言,所幸他提前编好了一个逻辑合理的剧本并抢先开了口。

他说这是花吐症。

他说我有一个喜欢的人,但我知道他并不喜欢我。

他说这是我和他的事情,丹尼尔你不要插手。

他说我现在只想出道,你只要替我保守这个秘密就好。

咳嗽完沙哑的嗓音声量不大,甚至可以算是低声下气。他想丹尼尔应该对他非常失望,他的震惊都写在脸上,脸色变换几次开口都没能说出一句完整的话,最后也不过是吐出一个好字。

但这已经足够了,毕竟他本来就懦弱而自私,也再没有多余的心力去改变对方的想法。

至少结果不坏,他得到了保密的约定,额外附赠在面对他人质疑时鼓励的眼神,帮助的话语,在咳嗽时递上的热水,抚上后背轻拍的手。

太过温暖了,温暖地让他越来越脆弱,而脆弱几次差点害他开口说出实情。但他必须足够坚强,因为他喜欢的对象就是这么一个温暖的人,这份温暖绝不能被染上阴霾。

 

 

无能为力。

丹尼尔不知道自己还能做些什么。

邕圣祐的身体状况越来越差,他帮他圆那些错洞百出的谎话,在他每次发病时陪在他身边,也不能缓解他一丝一毫的痛苦。

丹尼尔想去冷静的思考,去寻找别的方法,告诉自己告诉邕圣祐一切都会好转,但嫉妒和绝望快要把他逼疯。

这世界上有一个人,有一个他认识或不认识的人,这个人能做到他无法做到的事情,能救他救不了的人,能亲吻,能拥抱,能长久的拥有邕圣祐欢笑的面容和全身心的爱。这个人只需要付出一点点的好感就能得到这所有他求而不得的东西。

多可笑,他恨透了这个人,嫉妒得让自己都觉得丑陋,但他还是想要掐着这个人的脖子去让他爱邕圣祐,去得到他所爱的人,因为没有什么比邕圣祐的健康和快乐更重要。

但他姜丹尼尔连这都做不到,因为他甚至不知道这个人是男是女,因为邕圣祐不信任他,拒绝谈论一切有关这个人的话题,而他毫无办法。

 

 

人生大抵就是如此了,越是想要的越是无法得到。

丹尼尔信教,刚开始他每天祈祷,希望那个人能够回头看看邕圣祐的好,能快一点,再快一点回应他的感情。

后来他祈祷邕圣祐放弃,明明爱而不得的感觉他再清楚不过,自然也知道放弃是多么不可能的事情,何况论固执邕圣祐还在他之上,但痛苦与嫉妒太磨人,磨得人渐渐没了原来的样子,磨得人想要做那些不可能的梦。

丹尼尔想他大概也是疯了,他不再祈祷,他开始怨恨为什么得病的是邕圣祐不是他,怨恨邕圣祐为什么要爱一个不爱他的人,怨恨是不是自己的喜欢来的太晚,是不是老天爷嫌他的爱太轻,担不起花的重量。

得病的人不是他,但他好像已经病入膏肓了。



tbc.

刚写完看到丹邕经常去一起吃饭,甜的我晕厥,这文也很快就不虐了

题外话,饭对cp天天过年,多营业自然好,没有营业没有捆绑也没关系,希望他两一直关系好,一直开开心心的,都有更多的个人资源

另外有一个非常想写的哨向脑洞,带一点六金,但是只想好了人设没想好剧情,捉急


【丹邕】花吐症 5

说5发能完结的我真是太天真了

本章丹尼尔视角


暗恋/花吐症梗/现实背景/ooc

———————————————————————————————



姜丹尼尔一直自诩酒量不俗,没想到一朝翻了船,从参加比赛开始一直紧绷的神经略微有所松懈,而一旦放松了警惕,人就醉得比往常容易许多。

第二日醒来后从会餐中途到回到宿舍期间的记忆完全是一片空白,唯有邕圣祐贴近的脸还模糊得存在于脑海中,丹尼尔不太确定自己说了些什么,甚至不太确定说了什么这件事是真实发生过的还是自己的幻想。

他有些不安,人总是在酒醒后对自己的胡言乱语后悔万分,而连自己是否胡言乱语都无法确定无疑是再糟糕不过的情况。

 

 

不安总是源自于心虚。

丹尼尔知道自己近些日子对邕圣祐有一些模糊的,超出了兄弟与队友界限的感情,几乎所有为数不多的空余时间都被他用来观察对方和整理自己这份暧昧不明的心情。

可越是追逐越是琢磨,那份心意却越是明朗也越是甜蜜,随之而来的是新的困惑,对方是否也和他抱有同样的感情?

这太难猜了,邕圣祐似乎和谁都很亲近。

一味原地踏步独自揣测不是他的性格,在夜深人静的时候丹尼尔曾设想过不管不顾地告白并把选择权交给对方,但密集的通告、未来的压力和邕圣祐不是很好的状态都在告诫他这不是一个发展感情的好时机。

丹尼尔觉得他可以再等一等,等到一切外界事物暂时安定,等到一个合适的时机,期盼着对方在此期间流露出一丝好感的信号。在那以前,一切冒进的试探都太过不理智,而他一直自认是一个非常理智的人,反正他们还很年轻,还有很长的时间。

 

 

人总要为自己的自大付出代价。

冲进洗手间的人太过匆忙,忘记了回头确认门锁,而一次的疏忽大意足以让之前所有的努力前功尽弃。

丹尼尔想是他太过愚蠢,愚蠢到相信邕圣祐拍着胸脯保证只是普通的咳嗽,愚蠢到相信他说的体重的降低只是因为大量的练习和刻意的节食,愚蠢到相信他说的每次进入洗手间都要锁门只是因为习惯。

美梦的破灭不是没有征兆的,而他愚蠢到忽视了所有的异样并相信了那些漏洞百出的借口。

在理智回笼以前身体已经自发地跨进了狭小的房间并锁上了门,邕圣祐听到声响抬起头来看向他。

几乎堆满洗手池的红色花瓣,面前的人来不及收回去的痛苦与惊讶混杂的表情与眼神,这个画面成为了姜丹尼尔很长一段时间的噩梦。

他后知后觉的意识到,他所暗恋的人正爱着一个人,并因此在走向死亡。



tbc.

什么时候能看到丹邕的teaser啊...为了这个我每天12点就起床了,委屈

【丹邕】花吐症 4

爱一个人会卑微到尘埃里,然后开出花来。

暗恋/花吐症梗/意识流碎碎念/现实背景/ooc


———————————————————————————————



会是谁呢?

邕圣祐的理智让他放过这个问题,除了询问本人以外无法获得的答案一次次地揣测只是一次次的折磨,但人的嫉妒之心是控制不住的,何况这嫉妒之中还有那么多的不甘和绝望。

他推理过,观察过,猜过,每一个身边的成员和工作人员甚至眼熟的饭都成为过他的怀疑对象。不是没有旁敲侧击的提起过暗恋与告白的话题,但丹尼尔一瞬间闪躲的眼神足以再打垮他一次。

他猜丹尼尔应该还多少记得那晚喝醉后的事情,但已经没有多余的精力再去深究。不过是一次错误的试探,无法成为恋人,甚至连信任的哥哥的身份都无法再维持下去。

 

 

病程到了中期,咳嗽与呕吐发作得越发频繁,所耗费的时间也越来越长。

越来越饱满的花瓣,越来越完整的花型,意味着咳出它们变得越来越困难。每一次先出现的是异物的瘙痒,忍着的话会转化为整片肺部与胸腔的疼痛,可咳出来也不意味着结束,整个气管从上到下的灼烧感已经超越练舞过量时的酸痛,成为了邕圣祐最熟悉的痛觉。

他在前期小瞧了花吐症的症状,现在才发现那不过是正餐以前的甜点。又或许是那时候的他在潜意识里并没有将这一切与最终的死亡相联系,大脑告诉身体不要紧,于是痛苦被减轻。而一旦绝望成为了主色调,一切的痛苦被放大,身体也在叫嚣着放弃。放弃希望的绝症病人撑不过乐观的病友总是先一步离去,大抵也是这个道理。

 

 

站在诊室的门口,邕圣祐面无表情地把药片一片片拆开放进维生素的药瓶里,再把就诊记录与处方一起撕碎。

似乎不是第一次遇上他这种暗恋上一个不可能的对象的花吐症病人,医生在开给基础的止疼药和安眠药以后还是建议他将实情告诉对方。

那语气带着公事公办的疏离与微妙的怜悯。

他说喜欢这种东西太过虚无缥缈,当个人的感情与他人的生命相关联的时候,有些人可以做到欺骗自己去拯救他人。至于三月之期过后,试着相处过后,对方发现自己被自己欺骗所制造出来的喜爱之情从而要求分手乃至绝交,都是活下去所需要接受的代价。

这是最后的机会。

但邕圣祐不愿意。

他想这应该是他最后一次走进医院了,距离正式出道只剩半月,不会再有空闲的时间,他也不会再冒被发现的风险。

没有人会知道他的病症,没有人会因此背负枷锁,没有道德绑架也没有再一次的自取其辱。

他只是贪恋这最后的时光,贪恋和所爱之人一起完成梦想的机会,他想老天爷总要允许他最后的一次任性,总要帮他一次,不过是继续保守一个秘密而已。



tbc.

卡文,痛苦

今天的画报分组虐到我了,所以写得又不顺又秘制矫情,但是怕拖着拖着热情就没了所以还是赶快努力写完

【丹邕】花吐症 3

把标题改成数字了,大约5发完结。

暗恋/花吐症梗/现实背景/ooc


———————————————————————————————



人生的大起大落总是接踵而至。

由于公司交接的原因,出道组并没有正式开过十一人的庆功宴,顶多是搬进新宿舍的第一天和将来一年半的经纪人吃了顿开工饭,却也因为第二天的画报拍摄而被严格限制了饮酒的量,给众人造成了成员酒量都很好的错误认识。

这导致了邕圣祐扶着醉得差不多了的丹尼尔颇有些哭笑不得。

最后的属于Produce101这个名字的行程结束,解脱与怀念交杂,无论是练习生还是作家喝倒了大半,借口咳嗽推脱了不少的他反倒成了能喝酒的里最清醒的一个。

 

 

撞开寝室门的时候,邕圣祐理智上并没有准备做什么超出两人兄弟关系的事情。

这不是独属于他们两个人的寝室,房门随时可能被推开,经纪人甚至也还在安顿成员没有离开,他无法承担被发现的后果。

但或许是那些酒让他也醉了,或许是偏偏就剩下他们两个人的环境占据了天时地利人和,好像连老天都在帮他,或许是近些天越来越多落在身上的视线给了他不该有的底气,或许是暗恋对象醉得不省人事的机会错过显得尤为浪费,他亲上丹尼尔并没有什么太大的犹豫。

 


按他们的年纪来说这其实不能算是一个吻,更像是意外的一次接触,这让面对睁开眼睛的丹尼尔的邕圣祐不是那么慌张。

他可以假装什么都没有发生,可以解释这只是扶酒醉的人上床的姿势造成的误会,但他想要告白。

邕圣祐二十几年的人生不算平顺,但磕磕绊绊也总能获得不好不坏的结果,这次也不会有例外。

酒后的告白不是那么可靠,可他相信自己是清醒的,也想要相信对方。

 

 

可丹尼尔先开口了。

在这四个月期间变得熟悉不少的釜山方言混合着酒气,有些含糊不清。

他说哥,我好像有了一个喜欢的人,我想跟他告白。

 

 

这看上去太像一个Happy Ending了,亲吻,对视,暗恋对象状似告白的话语。

但邕圣祐的花吐症并没有痊愈。

熟悉的瘙痒在丹尼尔的话音还没落下的时候就再次找上了他,甩开对方的手冲进洗手间的时候他的大脑还处在一片空白的状态。

他的心跳的太快,三月之期过去三分之一,身体里的花枝似乎从这一刻起进入了成熟期越发贪婪,而他明知越多的养分越多的折磨,却依旧控制不了更加喜欢的心。

直到痛苦暂时过去,看着自己吐出的颜色更鲜艳的花瓣,邕圣祐意识到,丹尼尔想做的告白不是他的救命灵药,而是给自以为是的他敲响的第二次丧钟。



tbc.


关于花的问题看了大家的推荐,合适的大小的花没有什么特别符合两个人特质的,光看花语之类的话总觉得缺了点只为你一个人那种“病态”的感觉,所以估计全文都是直接用“花”啦。

另外本章有关于花吐症的二设,亲吻的时候需要双方感情对等且都清醒。

这么一解释的话一点都不虐,果然今天也是非常甜的丹邕!


【丹邕】花吐症 2

为了不逻辑死列了个大纲,篇幅超出预计上中下估计不够用了…本来只准备写个苦逼暗恋的…

暗恋/花吐症梗/现实背景/ooc


———————————————————————————————



这样的做法有些自私。

从团体大局上来看,既然是还在比赛期间得的花吐症,就应该尽早告诉公司和制作组,是否应该继续参赛,是否还应该继续去争夺出道组中的一个位置都不是他一个人的事情。如果真的进入前十一出了道却在这个夏天过去以前离去的话,不管是对支持他的人还是对现在和将来的队友和朋友,都未免太过残忍也太过不负责任了。

但人总是自私的,何况那个时候他还没有放弃希望。

他不太确定丹尼尔的想法,这个弟弟和谁都很亲近,可喜欢上他邕圣祐也不是完全没有可能的事情,不需要像他一样暗恋到得病的程度,只需要一点点,足以换取一个吻的一点点喜欢就足够了。

丹尼尔甚至不需要知道他得病的事实,开玩笑的一个吻,一点点的喜欢来得容易,也只需要对方一点点的恶意就能消磨掉,一段时间的争吵和冷战或许是必要的,而邕圣祐是他们之中演技更好的那一个。

然后他只需要等待,等待以后的离别,或是更长的时间来消化掉自己的感情。这场花吐症会成为他二十多年人生中的一个小插曲,不敢奢求Happy Ending,这样的Normal Ending就很好。

 


一点点的喜欢却需要很大的努力。

决赛的服装搭配里,本来是没有那一条chocker的,cody似乎是想要sorry sorry2那样的熟男风格,十个人基本都是深色的西装外套,没有什么配饰。

有些普通了,邕圣祐看着镜子里的自己想。脸还是那张脸,在101个人里面也算出色,但他不知道这样中规中矩的一身黑的装扮是能推自己进入前十一一把,还是会被舞台上别人身上的光芒所遮盖。

cody看了他一会,似乎是觉得脖子处太过空荡,转身去柜子里拿了个chocker比划着观察,没有抱什么希望。然而衣服都是要穿上身才知道好不好看,配饰同理,黑色的细带扣在他细了不少的脖子上,多出来的部分垂下来没入半开半合的领子中间,配上已经开始略有消瘦的体型和被高强度的训练以及时不时的咳嗽折磨的些许虚弱感,居然非常合适。

然而cody还是有些拿不定主意,明明只是一条细带,说不上是太大的变化但放在十个人中间似乎又有一些奇妙的违和感,最后还是邕圣祐自己做了决定。

他不太常做这种类型的造型,但留给他的让丹尼尔喜欢上自己的时间每天都在倒数,而他甚至不知道丹尼尔喜欢的类型,新的尝试总是有些冒险,勇气来源于对未来的期望,这大概是花吐症给他带来的唯一好处。

至于PD认为相比他的造型其余人清一色的黑色外套有些呆板,进而导致cody给姜丹尼尔换了一件酒红色的丝绸衬衣,则可以勉强算是额外的福利。

 


丹尼尔看着监视器,目光总不由自主地落在邕圣祐的身上。排练后的自我查看时间,他却把一大半注意力都花在了队友的身上,其实是颇为不专业的行为。

这有点过了。

同组到第三次,他本以为自己对邕圣祐已经十分了解,现在看来却也不尽然。丹尼尔见识过他作为普通人类的样子,作为舞台上发光体的样子,新的面貌一出现,却发现他似乎还是低估了这个人。他知道自己很擅长掌握舞台,那么这样的邕圣祐,大约是很擅长通过舞台吸引他人的。

不光是女饭,圣祐哥的男饭看他这个样子也会疯吧。

走进休息室以前丹尼尔的心里突然冒出来这样的念头,他一直知道邕圣祐的男饭数量是所有人之中的佼佼者,没有深究过,此刻却突然有所了解,然而这个念头里包含的内容似乎又并不只是单纯的客观评价。丹尼尔咬了咬嘴唇,内心颇有些五味杂陈。


tbc.


我应该两个礼拜以前写这文的,太甜了今天虐不下去手

顺便问一下大家有推荐的花吗…我没有什么好的选项

亲友推荐了向日葵,但是向日葵不用三个月三天就会吐死人了吧


【丹邕】花吐症 1

我始终认为收获爱情以前的忐忑不安与求之不得是最美好的部分

暗恋/花吐症梗/意识流碎碎念/现实背景/ooc/努力和上时间线 



———————————————————————————————



他实在是太瘦了。

练舞的间隙,姜丹尼尔盘腿坐在地上,透过镜子的反光观察正靠在墙边低头休息的邕圣祐。那张棱角分明的脸被隐藏在帽檐的阴影下面,没有摄像机在场也没有别的成员来打扰他,被他打量的主角明显已经累得睡着,丹尼尔肆无忌惮地放任自己的视线游走。

然后就在某一瞬间,他忽然意识到邕圣祐甚至已经撑不起这件他们刚见面时很合身的白色T恤了。

这很不寻常,通常来说,丹尼尔一直是非常擅于注意身边的细节的那种人,这么大的变化明显需要的不是一朝一夕。虽然他们中的大部分包括他自己都在努力的减重,丹尼尔仍旧对自己的后知后觉感到一阵烦躁。

 


邕圣祐知道自己的身体状况。

从吐出花瓣的那一天起,他的身体就被那些花吸走了养分,开始慢慢地枯萎了,如今只不过是反映到了体重的骤减上而已。他查过资料,很快他的体力就将不能支撑这样高强度的练习了,而他并不确定到了那个阶段自己是否还能把病症继续瞒下去。

生病总是非常痛苦的,就像现在他低着头,神经一跳一跳得疼,身体需要更多的休息,精神上却紧绷着无法进入睡眠。喉咙口传来熟悉的瘙痒和异样,渐渐蔓延到胸腔,理智告诉邕圣祐他应该站起来,趁着休息时间去把这些花瓣咳出来,但身上的视线过于灼热,把他钉在原地。

那是丹尼尔,人对于自己暗恋对象的视线总是非常敏感的。实际上邕圣祐本来不知道自己有这么喜欢这个顶着一头粉红色头发的大男孩,他能感受到那些好感的存在,却不知道这好感因为一点一滴的小事积攒起来,会渐渐扩大到无法收场。

舞蹈老师终于拍手示意他们休息时间结束,他装作被惊醒的样子扶着墙站起来,身上的视线移走之后却忍不住露出一个苦笑。

这是一场非常痛苦的凌迟,但因为丹尼尔的存在,他居然还是觉得有那么一些甜蜜。



花吐症,在众多绝症中也算是非常稀有的病症,诱发的原因至今不可考,“暗恋”这一要素看上去太过不科学,但确实在邕圣祐的身上发生着。

其实对于罹患绝症的病人来说,发病的那一天总是格外鲜明的,看到掌心花瓣的那一瞬间是彩色与黑白的分割线,但可能是因为那一天被他在辗转难眠时翻来覆去回味太多次,像是饱和度太高的画面,占据了全部的注意力,即使看得人眼睛生疼也不愿移开,其后的黑白倒成了镜头结束后的附加品,相对来说无关紧要了。

像是一场约会。

在约定的地方见面,穿着普通的私服,一起去咖啡店买了咖啡还像恋爱的小女生一样加了很多奶油,一起看着地图研究该往哪走,一起被人认出来,一起问候,一起道谢,一起逃跑。宿舍的方向不顺路,在地铁站分别的时候丹尼尔笑着看他上车,挥手跟他道别说着“哥合宿的时候见啊”。他靠在关上的车门上,忍不住的爱情和咳嗽便一齐涌了上来。

客观上来说,这只是好兄弟之间很普通的一天,虽然因为算是最后的自由的日子而显得越发珍贵,但经过回忆反复的雕琢,美好的几乎就像是上一辈子的故事了。

其实只是一个月以前而已,跟身体恶化的速度比起来,邕圣祐的灵魂还停留在原地。



tbc.


今天的收获!站tag致歉 基本扫了E20全部…/w\

【地图炮系列】关于ABO

不能更赞同!这个必须转一下…

黑翼之巢:

1、作为一个肉梗,一切不上肉的ABO都是耍流氓。


2、在ABO的世界里,所谓男女不就是平胸和F杯的区别吗?如果女O忙着歧视男O,那么男A和女A一定早就决一死战了。


3、反ABO才是ABO的真谛?你是不是误会了什么,ABO真不是啥高大上的设定。


4、衡量一个马桶的价值是在于它是否安全舒适好用,你用黄金珠宝打造一个不能用的来标榜“我这才是展现了马桶的艺术价值”,这叫哗众取宠,ABO亦然。


5、一个贫苦妹子卖身葬父这是令人同情的悲剧,但如果她可以帮佣可以打工,却非要跑到青楼标榜“人家卖艺不卖身”,这至叫“贱人矫情”,ABO亦然。


有感于最近越来越热门但越来越莫名其妙的ABO大潮。


拿一个纯肉梗写肉这叫做恪守本份,写情肉交融这叫做适当发挥,写正剧……你是知道自己认真写正剧题材就肯定不入流,所以博眼球经济搞差评营销?